安全距离大使竭力防娱 以温暖化解公众冷对待 | 开云网

“有些公众看到穿着红衣的安全距离大使后,就会害怕似的马上往另一个方向走……也有些年长者一开始对我们比较有敌意,会和我们争辩。”

娱乐情暴发后,自由培训员张雅荔(30多岁)举办的学校课程逐步被取消,过后在妹妹的介绍下,于本月初成为一名安全距离大使。

googletag.cmd.push(function() { googletag.display(\’dfp-ad-imu1\’); });

企发局受询时指出,安全距离大使主要来自受娱乐情影响的行业,其中包括零售业和旅游业等,一般会担任这份临时岗位长达三个月。

从事旅游业的林财兴(52岁)虽然工作受娱乐情严重影响,但他仍希望自己善于沟通的专长能派上用场,因此决定成为一名安全距离大使。

他也希望,公众不要只是在大使面前才遵守安全距离,而是真正了解其中的重要性,并且应该留在家中,有必要时才外出。

除了企发局,阻断措施期间,每天有来自近50个政府机构,包括人民协会义工及旅游和航空领域员工等的3000名执法人员、安全距离及保洁大使,会巡逻全岛组屋区的公共空间。

成为安全距离大使后也要与家人保持距离

她和妹妹负责巡逻白沙购物中心,确保进入商场的公众排队时遵守安全距离,并检查仍可营业的商店职员是否戴好口罩及实行人流管控等。

提醒公众戴好口罩却遭到不友善对待,也有人看到她后马上掉头就走,安全距离大使张雅荔虽不是受每个人的欢迎,但她仍希望尽一分力,把正确的习惯传达给大家。

新加坡企业发展局在病毒阻断措施期间加强对商场的检查,至今共派出450名安全距离大使,在本地92个商场每日进行例常巡逻,指导公众和业者遵守安全距离及其他条例。

张雅荔说:“即使被骂,我当时并没有马上走开,而是耐心地向妇女解释,因为我最终希望她能理解戴口罩的重要性。最后在她家人的帮助下,缓和了这个情况。”

他成为大使后马上通知全家人不要与他接触,毕竟他每天在外工作会面临较大的风险,妻子及儿子目前也和他分房睡。

她举例说,有一次看到一名没有戴上口罩的年长妇女,和家人一同到食阁购买食物,她上前提醒妇女戴上口罩,并告诉她只留一人在摊位等候即可,没想到却遭妇女破口大骂。

企发局也强调,安全距离大使不能开罚单,只有警方和执法人员能采取执法行动。

新加坡旅游局也派出118名安全距离大使,其中包括导游和当局职员。他们负责巡逻乌节路、牛车水和小印度,以及检查持牌酒店和旅馆、景点及两个综合度假胜地。

辞去夜店工作后成为安全距离大使的亚伯拉罕(26岁)说:“不少公众对大使的工作不理解,我们不是来开罚单的,反而是要帮助公众不要接到罚单。”

张雅荔受访时说,虽然目前已和购物中心的保安和商家打好关系,也会有公众主动帮她留意其他人是否遵守安全距离等,但不友善的情况难免会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