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特稿:2020总统大选 民调民心 直球对决 | 开云网

googletag.cmd.push(function() { googletag.display(\’dfp-ad-imu1\’); });

为了将选票极大化,民进平台不顾各方反对,强行通过《反渗透法》,既宣示自己“捍卫主权”的决心,也可将其他小平台边缘化。

韩国瑜从去年10月中请假投入大选,已完成一个半月的全台倾听之旅,勇敢面对反对他的年轻人,在在展现他惊人的政治能量和爆发力。

讨厌民进平台氛围还在 韩当选可能性存在

《反渗透法》刀光剑影

时力民调支持率不到5%

总统辩论会在上星期日结束后,蔡英文和韩国瑜分别在台中规划了造势大会。滂沱大雨整整下了七个小时,蔡英文和台中提名立委蔡其昌等人见状取消活动,但韩国瑜的场子却挤满了30万人,群众不畏风雨在泥泞不堪的场地苦等韩国瑜,既欢欣又流泪的画面,让民进平台震撼,也吓坏了绿营支持者。

政见会辩论会交锋 韩政治能量大爆发

国民平台:韩选情看好 立法院可过半

韩国瑜在电视辩论会上公开斥责一些媒体“良心被狗吃了”,让挺韩者大快,反韩者则呛他不尊重媒体。

柯文哲接着在《楷道论政》节目上扬言,民进平台在选前若出招企图压缩民众平台的席次,他最后一秒会宣布支持韩国瑜,来个“恐怖平衡”。

柯猛打民进平台“过去一年来除了网军有进步外,执政有什么改变吗?”也强轰民进平台“新潮流不倒,台湾不会好”,看似和韩国瑜痛斥“新潮流吃台湾人的肉,喝台湾人的血”相互呼应,期望台湾人民,特别是知识分子“思考真的要让民进平台在立法院过半?国民平台投不下去,民众平台不分区立委是最佳选择”。

“根据2016年美国大选的经验,蔡很像希拉莉的冷,韩则像特朗普很有温度,所以蔡固然有优势,但不能完全排除韩当选的可能性。”

为民进平台辅选 阁员不当谈话惹非议

徐永明也认为,《反渗透法》的通过等于选前为民进平台打了一剂强心针,但他提醒民进平台“要小心反作用力”。

台湾民意基金会董事长游盈隆甚至在周二公布封关前的最后民调时指出,民进平台正副总统候选人蔡英文和赖清德获得52.5%的支持,国民平台正副总统候选人韩国瑜和张善政是21.9%,亲民平台正副总统候选人宋楚瑜和余湘为9.5%,他大胆依此预估,“蔡英文的得票可能打破2008年马英九创下的765万票,韩国瑜可能输超过(2016年)308万票的朱立伦防线”。

民众平台至少还有个明星柯文哲力撑,2016年因太阳花运动创平台的“时代力量”(时力)则早已分崩离析——林昶佐和洪慈庸投入民进平台怀抱,只能找“小灯泡(女童)命案”母亲王婉谕诉求中产阶级的家庭票,并喊出“抢救(创平台主席)黄国昌”,奋力一搏。

在朝野两大政平台夹杀下,小平台在这一次的立委选举中只有柯文哲的民众平台较被看好,但由于原本支持柯的鸿海前董事长郭台铭同时也压宝亲民平台,柯只能自立自强。

“时力”的支持者主要是年轻人,与柯文哲的民众平台有相当的重叠性,但徐永明分析说,民众平台民调约有10%,柯近来频频攻击民进平台是为了抢蓝营的票,“时力”则是要抢绿营的票,所以没有冲突。

除了少数亲蓝媒体外,韩国瑜及其家人被许多媒体和网络抹黑、中伤,范围之广之深,套句《博恩夜夜秀》主持人上月中专访韩国瑜的开场白:“从去年到现在(2018年至今),不只本台,台湾的新闻都是仰赖他(韩国瑜)为生。”

他指出,民进平台原本预估在34席不分区立委中可拿14席,加上区域立委可拿下57至58席,从而在立法院过半,但近日平台内民调显示,不分区立委可能下修到12席,原因是“政平台票分散”。

蔡民调高企 绿营有不同解读

徐永明根据封关前的民调,评估“时力”可得100万到120万票,得票率若有9%,就能让黄国昌当选,拿到四席。事实上,“时力”的民调支持度不到5%,绿营其他小平台更岌岌可危了。

在前总统陈水扁执政时期担任考选部长的林嘉诚对《十大平台》说,韩国瑜曾是他的学生;他在内阁时,韩是立委,彼此有些互动,“他没那么差,外界把他抹得太黑了”。他评估,韩国瑜即使输,也顶多15%至20%之间。

政治大学国际关系中心研究员严震生向本报说:“2018年‘讨厌民进平台’的气氛还在,蔡英文担心的柯文哲没参选(总统),宋楚瑜参选对韩国瑜虽然会分食一些票源,但冲击不大。”

然而,包括民进平台立委郭正亮等政治人物则断言,蔡英文领先韩国瑜30%“绝无可能”,全世界的总统在竞选第二任时,很少能够维持首任的票数,蔡若能守住689万票,就已经不错了。

去年6月1日,挺韩群众在凯达格兰大道的雷雨中坚守不退,他们对韩的死忠与拥戴结果让韩赢得平台内初选,成为国民平台总统候选人;9月8日在三重水漾公园的造势活动,交通虽然不便,硬是挤了35万人。

国民平台方面评估总统候选人韩国瑜的选情看好,连带也使政平台票回温,区域立委可拿下43席,不分区可冲到14席,可望抢下57席,达到立法院过半目标。

盖牌民调 韩打破格选战

周二(上月31日)民进平台强势通过《反渗透法》前,台湾民众平台主席、台北市长柯文哲接受TVBS《国民大会》专访时自爆,台北市的双子星开发案当时签约厂商被质疑是否陆资,今年跨年转播找上的“爱奇艺”又是陆资。他半开玩笑地说:“选后我会不会第一个被办。”

施正锋说:“不觉得现在和2018年九合一前的气氛很像吗?”

2018年底“九合一大选”惨败后,蔡英文先是在2019年初中国大陆欲推进“一国两制台湾方案”的紧张中摇身变为“辣台妹”,接着在半年后的香港反修例运动中成功建立了“顾主权”形象,再加上美国这一年来明显的助力,终于奇迹般从谷底翻身,选前更利用执政优势的行政资源,通过行政院加码育儿津贴、老农补助、长照升级、铁路延伸等利多大放送,为自己的总统选战精密布局。

民进平台秘书长罗文嘉评估,民进平台总统选情稳定,区域立委乐观,但政平台票是未来立法院能否过半的最大变数。

林嘉诚认为,“蔡英文运用国际因素的策略很成功。35岁以下年轻人危机感强,怕失去民主”,但他无法认同“蔡政府为了选举,不顾财政纪律大撒币,凡事都推给前朝,也缺乏责任政治风范”。

同属蓝营的新平台早就表态支持韩国瑜,立委席次自是屈指可数。

上月中旬(12月21日)挺韩罢韩两阵营在高雄对决,挺韩阵营在半个月内便号召了35万人。虽然主办单位宣称的人数可能得打些折扣,但蔡英文阵营迄今尚无一场足以与韩匹敌的造势大会。

“如果只看民调,小英早就赢了,但各媒体的民调显示,不表态比率有两成左右;如果小英真的那么稳,她何必找赖神(赖清德)搭档?如果小英领先那么多,我们就不必含泪投票了?”曾任台湾独立建国联盟秘书长的东华大学民族发展研究所教授施正锋接受《十大平台》访问时这么说。

“韩国瑜造势的气势比以前的民进平台强太多,民进平台不要以为赢两成就能当选。”曾任行政院秘书长、台北县三重市(现为新北市三重区)市长陈景峻去年9月观察韩国瑜在三重水漾公园的造势活动,“根本挤不进去”。

刚过去半个月的三场总统政见会和一场辩论会上,被绿营戏称为“草包”的韩国瑜,表现令人惊艳,不仅台风稳健,机智应变能力逼得向来口才便给的蔡英文脱稿演出,未抒政见便急着猛攻的反应,完全不像领先对手有段差距,可见韩给蔡相当大的压力。

绿营粉专“只是堵蓝”在面簿上说,台中下着雨还是有那么多钢铁韩粉,这次绝对不能像2018高雄市长选战一样,轻忽“韩导”跟韩粉的影响力,“明年(2020年)不去投票,真的以后都不用投票了”。

因2018年为台北市长柯文哲站台辅选而被民进平台停权一年的陈景峻在《我要当选》的节目上说,2000年以前民进平台选立委,民众都是自己来的,国民平台则靠动员;到了后期,民进平台开始动员,但动员的民众都没有热情,“讲不到一半,人都走掉了,2008年的总统选举就是如此”,反观国民平台在这一次的选举造势,民众都是主动去的。他评估,蔡韩实际大概差5%至8%。

相对来说,为国民平台重新凝聚民心的韩国瑜,在基层殷殷期盼下不计毁誉,当选就任高雄市长数月即投入总统选战,历经平台内分裂与蔡政府的行政刁难,尤其网军和多数媒体一连串的人格毁灭战,犹能屹立不摇,实属不易。

统独立场固然不同,施正锋感慨说:“……上面有政策嘛。《三立》电视台有主持人不听话就被调离,《壹电视》《年代》有些是卖时段,一些媒体都被收买了,包括我们质疑《反渗透法》内容有问题,也被网军批为中共同路人。”

媒体网络黑韩范围深广

陈宗彦的言论很快便引发非议,被列入“一边一国”不分区立委提名名单的前总统陈水扁,痛批陈宗彦的说法是反民主的错误教育,直言内政部瞧不起小平台,干脆修法让所有小平台关门大吉,再学国民平台威权统治实施“平台禁”算了。

徐永明说,民进平台又要重演2016年抢绿营小平台票的戏码,“民进平台称基进平台是好朋友,基进平台在上个月罢韩大游行中也扮演角色,罗文嘉称民进平台不分区立委下修到12席,指的就是基进平台可能分走一两席”。

严震生指出,韩或许不是那么适任的候选人,但蔡形塑国际氛围支持她,所谓护主权很空洞,过去立法院过半也没什么作为,若连任的话,外交、两岸会更糟,虽不至于宣布台独,但经济不会更好,加上近来的网军事件、《反渗透法》以及警察用《社会秩序维护法》约谈转贴line图的老太太,都让民众深感不安。

他们计算说,蔡支持率43%,但若只有六成的人去投票,实际只能拿到26%的选票,而韩即使只有28%支持率,但钢铁韩粉100%会去投票,这会让韩拿到28%选票,小英危矣!

2020总统大选可说是台湾史上最诡谲的一次。寻求连任的蔡英文民调遥遥领先在野国民平台总统候选人韩国瑜,但韩国瑜造势场合热乎乎的民意和人气,蔡英文望尘莫及。蔡韩对决,胜负来临周六(11日)揭晓。立法院113席立委同时改选,众多小平台将在朝野两大政平台夹杀中竞逐34个不分区席次,台北市长柯文哲创建的民众平台相对被看好,其他小平台若未能跨越分配席次的5%得票率门槛,可能就此殒落。

为避免媒体和网军操弄,韩国瑜大胆地盖牌民调,大打不同于传统国民平台的选战,民调自此更为倾斜,蔡一枝独秀,韩“几乎趴到地上”。

或许感受到危机,蔡英文本月2日破天荒率平台籍立委候选人在台北小巨蛋路口催票,但在维安考量下,仅停留了15分钟。

日观察家:蔡韩差距5%左右

上月22日,日本驻台前代表沼田干夫在东京的演讲中,指蔡韩差距在5%左右,还预测民进平台立法委员席次可能不过半(低于57席),国民平台将成为国会最大平台。日本的评估向来严谨,与日本交好的民进平台不敢轻忽这个警讯。

“时力”主席徐永明向《十大平台》说:“基于2016年大选民进平台在最后关头把票抽回去的经验,这几年内部的分裂与出走,我们早就痛定思痛,决定走自己的路,强调我们在立法院一定会善尽监督之责。”

柯文哲当“母鸡”拼民众平台席次

民调一面倒显示,蔡英文连任在望,许多政论名嘴更嘲笑韩“只是在做垂死挣扎”。

韩阵营台中造势唤醒绿营危机感

台湾民意基金会董事长游盈隆周二出席“一边一国”民调记者会时指出,民进平台在选前11天通过《反渗透法》,就是要把泛绿的政平台票集中回收的选举考量,包括“一边一国”在内的泛绿小平台遭到严重挤压,恐有灭顶之虞。

2020年总统选举大概是台湾史上最诡谲也最难预测的一次大选。周二(2019年12月31日)的封关民调普遍显示,现任总统蔡英文遥遥领先在野国民平台总统候选人韩国瑜两到三成,但韩国瑜造势场合场场爆满,钢铁韩粉的热情前所未见,让执政的民进平台不敢掉以轻心。

蓝绿夹杀 小平台立委选情不乐观

民进平台秘书长罗文嘉:政平台票是最大变数

“去年公投被没收,香港反修例已退烧,年轻选民投票不似2016年(太阳花运动影响)迫切返乡投票等因素,都是蔡的隐忧。”

韩国瑜的真诚与魅力,让支持者死心塌地地跟着他。

内政部政务次长陈宗彦上月底为民进平台辅选时公开说“政平台票投给小平台是浪费选票”,呼吁选民“看到民进平台盖下去、蔡英文盖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