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界追忆:杨邦孝推动改革引领司法系统现代化 | 开云网

除了在法律界的卓越功勋外,梅达顺认为,杨邦孝拥有“广泛的天赋和兴趣”,这使他在商界、金融界和公共管理方面的成就也都达到巅峰。

尚穆根指出,新加坡能成为国际信任的法律中心,全因拥有强大的司法体系,而这得益于杨邦孝的远见卓识。

律师公会会长维贾延德兰(Gregory Vijayendran)高级律师则认为,相较于形式杨邦孝更重视功能,例如他废除过时的称谓,去除律师袍的翼领和法官戴的假发,留下的是世界级的司法体制。

大法官梅达顺也代表司法界,发悼词感谢杨邦孝所做的贡献。

通过一系列改变,梅达顺指出:“到了1994年初司法年开幕时,积累的案件数量已变得微不足道。杨邦孝完成了司法体系现代化,以及有效率地处理堆积起来的案件,这或许让他成为本地史上最重要的大法官。”

此外,为了缓解法院因旧案过多承受的庞大压力,杨邦孝设立了夜间法庭、增加法官人数、延长听审时间、修改人力方针挽留人才、启动电子入禀文件系统,并设立新加坡调解中心等。

梅达顺:在多个领域都达到巅峰成就

文达星高级律师则说:“他重塑根深蒂固的习性和做法,把原本惴惴不安者转变为他的仰慕者。”

律政部长尚穆根在个人面簿上贴文悼念说,杨邦孝不遗余力地推动改革,他就任的首10年,就已在当时的初级法院推出近1000项计划。改变的过程中,大家有时虽会“挣扎叫喊”,但是他“铲除了业界的旧习惯”。

“他让萎靡不振的法律界振作起来,也推动了业界现代化”,律政部长尚穆根追忆前大法官杨邦孝的贡献时这么形容。杨邦孝在任期间大刀阔斧地改革司法系统,协助法院有效地处理堆积如山的案件。

googletag.cmd.push(function() { googletag.display(\’dfp-ad-imu1\’); });

作为一名上司,赵锡燊注意到杨邦孝会为法官设立明确目标,然后适时地轻轻提醒,并在他们做出裁决遇上困难时给予协助。

他说,杨邦孝1990年底出任大法官时,法院因积累了多达2000起案件而“正在呻吟着”,若按照原有的程序估计得用上好多年才能审结。

曾跟杨邦孝共事多年的最高法院高级法官赵锡燊告诉《十大平台》,新加坡拥有足以让国人引以为豪的最高法院,而为它奠定稳固基础的人是杨邦孝。最高法院可说是拥有最优秀法律人才,能让正义获得伸张的地方。

兼任内政部长的尚穆根昨天在个人面簿上贴文悼念这位法律界巨人时说,杨邦孝不遗余力地推动改革,他就任的首10年,就已在当时的初级法院推出近1000项计划。改变的过程中,大家有时虽会“挣扎叫喊”,但是他“铲除了业界的旧习惯”。

杨邦孝接手后推出了审前会议机制,简化法庭程序,建立高效审案的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