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俨然是一个极其水下的赛道,如果不是偶然和投资人朋友闲聊时提及,恐怕本文也不会有机会面世。而为此可惜的是,这亦显然是一个不应该被埋没的赛道,甚至行业已经来到快速增长的窗口期。换句话说,如果作为投资人的你,希望自己的portfolio里有一个真正能展示自己投资能力的经典案例,现在可能就是那个上车的极好机会。150亿的赛道,高瓴投了如果不是做冷链这行的业内人士,几乎不会有人听说过生生物流这个项目,这里面包括相当部分的资深投资人。生生物流是一家做医药冷链的企业,之所以提它,有故事可说:可能鲜少有人能想象,即使是在现在,许多做创新药的朋友依然需要发人肉“快递”。人肉“快递”,顾名思义,是指相关人员拎着装有样品药的专业设备,搭乘高铁、飞机等交通工具进行人肉运送。背后的原因十分原始——“一个样品背后代表的是几十上百万的研发经费和研究人员的心血,如果途中发生温度失控或者其他意外,结果不堪设想。”为什么不找一个专业的冷链物流公司呢?我得到的回答是“国内没有任何一家能让人完全放心的,除了生生物流——但也仅仅只敢用于一些不那么重要的样品身上。”对标国际的话,有一家成熟的医药冷链公司被他们信任,叫ThemoFisher(赛默飞世尔科技),后者的市值为2602亿美元。对于这些从业医药的人士来说,他们愿意交付高昂的费用给到专业的冷链公司,只要后者足够专业。也就是说,这个赛道极具需求,且付费能力普遍很高,是一个卖方市场。先说说生生物流这家公司,首先很明显生生物流是一个水下项目,数据显示,其已经融了4轮资,投资方里有头部机构高瓴,也有业内广泛认为投物流很专业的机构钟鼎。有意思的是,和我们所认为的热门项目很不同,生生物流除了2018年3月份由协立投资独家投资的首轮融资对外披露了之外,其他3轮均没有进行宣传。其次,生生物流不是高瓴投的第一家专做冷链的项目,撇开综合性平台京东物流之外,2022年,高瓴还投资了一家韩国冷链企业「Market Kurly」,后者于2022年4月完成1.5亿美元E轮融资,红杉、高瓴、DST都参投了这一轮。说到这里,问题来了,为什么这个赛道如此水下?首先当然是这个赛道还不是很大,根据相关数据,按照中国医药冷链物流成本的流通费用率12.5%来计算,预计到2022年,中国医药冷链市场的规模在2022年约为150亿元。不过有一个利好数据是,承运普通货物的净利润率在5%以下,而医药物流为8%。第二,这个赛道的门槛很高,根据头豹研究院的报告,医药冷链企业要想支持直接到患者端的冷链配送,需要具备非常成熟的冷链技术和完善的配送网络。回到文首为什么说现在正是投资人上车的好机会?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背景必须提一下,2022年12月12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十四五”冷链物流发展规划》,首次从构建新发展格局的战略层面,对建设现代冷链物流体系作出全方位、系统性部署,提出一系列务实、可操作、可落地的具体举措以及将打造一批具有较强国际竞争力的综合性龙头企业。在疫情严控、消费升级、生鲜需求旺盛的今天,冷链物流的春天已经到来。14年前,第一个吃螃蟹的是GGV和徐新冷链这个赛道,其实也非一直深埋水下,荣庆物流曾是冷链赛道的老大,诞生于“中国物流之都”临沂,直到2017年荣庆稳居中国冷链营收绝对老大的位置,2018年被顺丰超越。荣庆的名字或许稍显冷门,但它背后的资本赫赫有名。早在2007年,荣庆物流就接受了GGV纪源资本的A轮融资;2011年,“风投女王”徐新的今日资本则豪掷2亿领投了荣庆的B轮。可以说,资本从未低估过冷链赛道的潜力,虽然2011年时中国的冷链行业规模不过1000亿元。在今天,这个数字大约是4000亿元。放大到整个赛道来看,4000亿规模的冷链市场,90%的需求来自食品流通领域。有一些数据值得深思。根据平安证券研报,在冷链流通率(即商品流通中使用冷链的比例)方面,美国果蔬、肉类和水产品冷链流通率在97%以上;日本的果蔬、水产品等产品的冷链运输率也高达95%、90%以上,肉禽类冷链流通率已达到100%;而中国果蔬、肉类、水产品的冷链流通率分别为35%、57%、69%。同时,全程冷链使得美国蔬菜在加工运输环节中的腐损率仅为1%-2%,日本运输过程中的产品腐损率在5%以下;而我国经过近几年发展才将果蔬、肉类、水产品流通环节腐损率分别降低至20%、8%、10%左右。简而言之,中国的农业“重生产、轻流通”,冷链流通率比发达国家低了不止一个档次。美国、日本的冷链流通率已经近乎100%,但中国的果蔬冷链流通率还不到五成。而冷链的流通率低又导致了食品损耗率高,一方面造成了极大的浪费,使得下游的综合成本居高不下,另一方面也让食品质量得不到保证。显然,完善冷链网络、提高冷链质量是刚性需求。因此,将冷链建设提到日程,也就不足为奇了。生鲜电商、社区团购等新业态叠加冷冻食品和低温奶渗透率的不断提升,也为冷链行业制造了大量增量需求。仅生鲜电商一个细分赛道,2022年就存在约1600亿元的冷链物流需求。而钟薛高和简爱的成功,同样反向证明了冷链这个基础设施在消费升级大潮中的重要性。但目前来看,这个赛道的竞争格局仍然分散。根据中物联冷链委公布的数据,2022冷链行业前五名的营业收入合计达694.70亿元,占2022年冷链物流市场规模的18.13%;百强企业市场占有率相较于2018年的13.79%、2019年的16.21%逐年增长,首次突破18%。但前五名的公司营收合计256.42亿元,行业的CR5仍然只有6.7%。可以说,这个行业有头部聚集的趋势,但整体来看,仍然呈现小、散、乱的形态。目前看,冷链物流企业多数为区域型,很少能有企业能建立完善的全国性网络。前期投入高、车辆规范化程度低、信息化水平差、需求分散等诸多问题,都让组网这件事显得困难重重。一边是高速增长的刚需,另一边则是需要解决的诸多问题,听起来,这又是一件“难而正确的事”。现在,已经有一批投资人走在前端必须要说的是,已经有一批投资人走在了前端。比如背靠新希望集团的鲜生活冷链,2022年1月完成了6亿元的A轮融资,天壹资本、中金、厚生投资、远东宏信等都投资入股。2022年9月,鲜生活表示已启动B轮融资,融资后估值将达到100亿元。比如瑞云冷链2022年也完成了2轮融资,中间间隔仅不到3个月,分别是2022年5月完成天使轮1.2亿元融资,本轮投资方包括招商局创投、磐霖资本、青松基金和斯道资本。8月,瑞云收到亿元Pre-A轮融资,斯道资本领投,老股东跟投。比如中健云康,截至目前已经完成了3轮融资,最近一轮在2022年11月,融资金额数千万元,由松禾资本独家投资。公司此前曾先后获得华大基因与经纬创投的数千万元股权投资。再比如九曳,完成了7轮融资,最近一轮于2022年4月,由远洋资本投资,招商局资本、德同资本、正大集团都是该公司的股东。而综合这些投资人视角,他们都拥有一个共识,随着中国消费者线上购买生鲜食品的习惯已逐步养成,冷链产业资源集约化发展,这个赛道会出现平台型机会。一位专投物流的投资人则表示,“冷链物流的建设成本远高于普货物流。冷库的、冷链车辆的价格都远高于传统的仓库和普通卡车。当然,这些问题可以采用租赁、外协等方式解决,但大量使用第三方供应商又和冷链准求强运营、高服务质量的特性相违背,因此平衡轻重模式、实现全国网络并保证服务质量就成了一个“不可能三角”,非常考验团队的经验和能力。当然,在市场高速发展、需求不断提升的当下,顺丰、京东以外的公司仍有机会实现超越,尤其是专注冷链的物流企业。同时,高保温效率的新材料、有助于实现双碳的新能源冷藏车等细分环节,如果能够帮助行业降本增效,投资机会很大。”冷链无疑是一个难投的赛道,而越是难投越考验投资人的能力,同样的,一旦押中,很可能就是一个回报极高的行业隐形冠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