肾衰竭躲在糖尿病背后 | 开云网

32岁那年,卓永进确诊患上肾衰竭。他记得很清楚:第一次洗肾那天是大年初一。

在本地,引发末期慢性肾病的主要病因包括糖尿病、高血压和肾小球肾炎(glomerulonephritis)。

20200112_news_kidney5_Small.jpg

减缓肾功能退化须控制血压血糖

黄振令指出,尿液中有白蛋白,只是糖尿病肾病的初期症状。患者定期复诊和准时服药,设法把血糖和血压控制在理想水平,病情还是有可能好转。

末期慢性肾病无法逆转,但糖尿病可控制,甚至是预防。

根据全国疾病登记处公布的2017年数据,末期慢性肾病(chronic kidney disease stage 5,简称CKD5)新增患者,从2008年的1267人增至2016年的1889人,糖尿病引发的肾衰竭病例,也从2008年的63.3%增至2017年的67.1%。引发肾衰竭的另一常见原因是高血压。

传统洗肾方式分为两种——血液透析(haemodialysis)和腹膜透析(peritoneal dialysis)。数据显示,截至去年11月,在全国肾脏基金会接受洗肾治疗的4500名患者中,超过八成选择进行血液透析。

“多数患者得知必须洗肾时,往往震惊和措手不及;他们没想到病情会恶化得那么快。我遇过一些患者,因血肌酐指数忽然飙升至500以上,半夜被送进医院,立刻开始洗肾。”

血液透析(俗称“洗血”)是将患者体内血液引出来,通过人工透析器清除尿毒素,再把净化后的血液输回体内。患者每周须进行两至三次,每次四至六小时,才足以净化血液。

降血糖药物如“钠—葡萄糖协同转动蛋白2”(简称SGLT2)抑制药物,也能帮助患者排出体内多余糖分,从而降低洗肾风险。

马荣茂进一步补充,由于糖尿病肾病初期没有任何明显症状,因此医院每年都会对糖尿病患者进行例常筛查,通过验血和验尿,确保他们没患上肾衰竭。

验尿是为了检查尿液中是否有白蛋白(albumin)。肾功能正常情况下,肾小球会把毒素排到尿液中,并且重新吸收有益的蛋白质。当肾脏的过滤和排泄功能受损,白蛋白就会从尿液中渗出。

虽然CKD5患者的年龄中位数介于62岁至68岁,但受访医生强调,糖尿病肾病已不再是“老人病”;年轻糖尿病患者不控制好血糖和血压,可能在30岁左右就罹患肾病。

错失治疗良机 病情快速恶化

血液透析一年扎300多针

控制饮食,对他来说,是一项巨大挑战。

全国肾脏基金会也定期举办社区活动,向学生、教育工作者和上班族展开宣导,活动之一是将流动巴士K-MOVEAT开入中学校园,透过扩增实境(augmented reality,简称AR)游戏,让学生以互动方式了解肾脏构造,以及久坐不动对健康的危害。

每天早晚须打胰岛素控制血糖令卓永进十分厌烦,年少不识健康重要的他竟放弃注射胰岛素,完全不知噩梦自此悄悄开始。

googletag.cmd.push(function() { googletag.display(\’dfp-ad-imu1\’); });

为协助糖尿病患者更好地管控病情以避免肾衰竭,卫生部在2017年推出了全面延缓肾脏病计划(Holistic Approach in Lowering and Tracking Chronic Kidney Disease,简称HALT-CKD),旨在提早进行肾功能检查,以及服用保护肾功能的药物等。这项计划目前已在所有综合诊疗所推行,截至去年12月,已有近8万名患者受益。

进行腹膜透析的患者,则必须每天护理导管口,插入腹部的永久性导管会有部分突出体外,对身材和形象都造成影响。

洗肾使余树鸿日渐衰弱,体重从原本80多公斤骤减至52公斤,不过这一记警钟终于促使他在饮食方面做出调整。

“我现在减少在外用餐。早上只吃燕麦和小米,午餐晚餐尽量多吃高蛋白肉类;每天液体摄入量绝不超过800毫升,饮料不是温开水就是中国茶,护士建议我口渴时含冰块。”

马荣茂认为,国人对糖尿病和肾病其实并不陌生,多数都知道高血糖会导致糖尿病,也知道患肾病就得洗肾,但他们未必了解糖尿病和肾病之间的关系。

黄振令说:“游戏内容配合中学生物教材进行,希望在一年内吸引超过1万名学生参与,并鼓励他们与家人分享健康信息。”

20200112_news_kidney2_Large.jpg
全国肾脏基金会流动巴士K-MOVEAT透过扩增实境游戏宣导降低肾病风险。(全国肾脏基金会提供)

20200112_news_kidney4_Large.jpg

个案:肾衰歇患者悔不当初

余树鸿忆述,当医生告知他须要洗肾,感觉犹如被判了死刑,“好像人生就这样没了,很悲伤。”

马荣茂说,要找到适合的肾脏或捐赠者,往往须要经过漫长的等待,因此多数肾病患者选择洗肾,但也有一些患者因恐惧而选择逃避,迟迟没做出决定而耽误了治疗。

调整饮食 好好活着

“医生原本让我尝试一种还在研发的新药物,但我不想成为‘白老鼠’,所以半年没服药,结果病情恶化了。当时医生说不能再拖延了,大年初一就得开始洗肾,否则会有生命危险。”

“不过,有不少患者因忘记复诊或服用错误的药物剂量,而错失了治疗良机,导致病情恶化。”

新保集团杜克—国大糖尿病中心主任、新加坡糖尿病协会副主席马荣茂高级顾问医生受访时说,没控制血糖和血压的糖尿病患者,五到10年内可能出现各种并发症,其中以肾衰竭最为严重。

年轻病患逐年增加

目前单身的他每周洗肾三次,每次四小时,他笑说已学会接受现实。“我早上6时就来了,每次都是第一个到,比护士还早到!”

20200112_news_kidney6_Large.jpg
新加坡糖尿病协会副主席、高级顾问医生马荣茂:糖尿病肾病已不再是“老人病”,年轻糖尿病患者若没控制好血糖和血压,也可能罹患肾病。(档案照)

腹膜透析(俗称“洗水”)则是将透析液灌入患者肚内,把血液里的毒素和废物引流出来。这个方式须连续性进行,每天更换三至四包透析液,患者可自行在家中进行,较不会影响到日常作息。

不过,这两种洗肾方式都对身体各有不同影响。

全国肾脏基金会(NKF)执行理事长黄振令受访时透露,NKF在2018年帮助了561名新增洗肾患者,当中近七成患有糖尿病,有一部分是因不知道自己得了糖尿病,没及时寻求治疗导致病变。

回想第一次洗肾的经历,卓永进说:“导管插入脖子时真的很痛,之后还要在手臂上建造瘘管(fistula),以便洗肾时血液能流通。每次洗肾插管都要插不同的地方,不然伤口会越来越大,很容易流血。”

“学会上网找资料后,我才更了解自己的身体状况,不过一切都太迟了。现在只有两条路可选择——好好活着或苟延残喘,我当然选择前者。”

余树鸿坦言患糖尿病初期,每年都定期回新复诊,身体并无任何疼痛或不适,一直觉得自己很健康,没必要忌口。

一旦出现脚肿、皮肤发痒、尿毒症引起的疲累和呕吐等症状,意味着肾病已到末期,唯有接受洗肾或肾脏移植才能维持生命。

20200112_news_kidney7_Large.jpg

30多年来旅居海外,无法定期复诊,加上抵挡不了美食的诱惑,余树鸿(70岁)的糖尿病病情每况愈下,最终患上肾衰竭。

20200112_news_kidney1_Large.jpg
全国肾脏基金会执行理事长黄振令透露,NKF每年帮助500多名新增洗肾患者,当中近七成患有糖尿病。(档案照)

膝下无子的他受访时说:“我32岁被诊断患上糖尿病时刚到中国发展事业,经营服装和建筑材料出口生意,三年前罹患肾病,妻子也患卵巢癌,我们才决定搬回新加坡。”

2010年,卓永进因受严重感染,全身发紫,在医院躺了足足一个月,动弹不得。他语带哽咽忆述:“当时我很后悔。后悔自己为什么不听医生的指示乖乖服药,后悔不听母亲的劝告控制饮食。”

20200112_news_kidney3_Large.jpg
抵挡不了美食的诱惑,余树鸿的糖尿病病情每况愈下,最终患上肾衰竭。(王彦燕摄)

验血是检测患者血肌酐(serumcreatinine)指数是否正常。指数比正常水平(约100)高,意味着肾功能可能少于50%。

卓永进坦言,当时的第一个念头是放弃治疗,跳楼自尽。他担心庞大的医药开销会连累家人。庆幸的是,医院社工的开导打消了他的自杀念头,并且申请了医药津贴。

进行血液透析的患者,每次疗程都得扎两针,一年下来就是300多针,千疮百孔的手臂上留下永久性肿块和疤痕。除了必须摄取高蛋白、低钾和低磷的食物,每天摄入液体量不能超过800毫升。

像卓永进如此年轻就患上糖尿病肾病呈逐年增加趋势。

他解释说:“血糖过高会造成肾脏血管出现病变,以及损坏肾小球(glomerulus)的过滤功能。当毒素和废物无法从尿液排出,就会滞留在血液里,患者须靠洗肾才能清除血液里的毒素。”

医生提醒,病情管控得当的糖尿病患者能避免患上肾病,或减缓患上肾病的速度,因此患者不能掉以轻心,平时除了确保血糖和血压维持正常水平,还得定期复诊,按照医生指示服药。

除了注重饮食,余树鸿也参加由NKF为肾病患者举办的运动操课程,运用哑铃锻炼四肢。他在参加社区活动时,也常常以“过来人”身份,与肾病患者分享抗病的心路历程。

肾病患者一年的治疗费可达2万5000元,以本地目前8000名洗肾患者计算,每年治疗费高达2亿元。糖尿病患者应如何避免病变成慢性肾病,免受终身洗肾的折腾?

现年50岁的卓永进从小就和同学不一样。

余树鸿说:“我年轻时爱喝酒、咖啡和汽水,一天可喝上五杯咖啡和15瓶150毫升的汽水。为了谈生意,每周四天到夜总会应酬喝酒,喝完酒吃夜宵,一定少不了我最爱的印度煎饼和炒面。”

卓永进接受《十大平台》采访时说:“我小时候很胖,爱吃面食和甜食,每天还喝一瓶1.5公升的汽水。某次发高烧,到综合诊疗所验血,才知道血糖过高,必须马上住院。”

马荣茂指出,医生一般会使用“第一线”的降血压药物,包括血管紧张素转换酶抑制剂(简称ACEi)或血管紧张素受体拮抗剂(简称ARB)来减缓肾功能退化速度,以及减少尿液的白蛋白。

从小学五年级开始,他每天都是最后一个抵达学校,因为他在上学前须到综合诊疗所打胰岛素,以控制糖尿病病情。

糖尿病是慢性肾病的罪魁祸首。本地每三起肾衰竭病例中,就有两起由糖尿病引发,比率为全球之冠。随着本地人口迅速老化和糖尿病发病率升高,末期慢性肾病发病率有增无减,对个人和社会造成不小的医疗负担。

肾病初期无明显症状